场外配资的数据美团又捅了阿里一刀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2020最权威的期货配资-正规专业的期货配资-期货无息配资

  近日,华为新机P40系列正式在国内发售,除了传统的线下门店和电商发售渠道,还有用户通过美团外卖“点了一场外配资的数据个新手机”。

  据新京报报道,4月8日晚,一位北京买家通过美团闪购平台成功下单后,美团闪购平台居然只用了28分钟就将华为新机送到了!

  快到超乎想象!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在线上购物,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一向都是"数码新品首发中心"。而这次,一个做外卖的把手伸进了电商领域――打通本地生活服务O2O流量与传统电商服务链路,比电商更快。

  作为国内电商行业的“老大哥”,阿里急了吗?

  万亿市场争夺战已打响

  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2017年在采访中提到美团内部很早就有“AB分类法”:“整个互联网其实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上的,比如腾讯、百度;另外一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下的,比如阿里。”

  据瓜妹了解,在美团内部,有一种说法:电商可以分为传统实物电商和生活服务电商。美团O2O(online to offline)模式的本质是本地服务电商。

  美团在经历了团购领域的“千团大场外配资的数据战”后,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打出了电商的差异化路线,形成了流量+平台的商业闭环;随后,美团又快速切入酒旅服务,抢了“异地服务电商”携程的蛋糕。

  10年间,美团逐步成长为服务电商领域的上市小巨头。

  而当服务的内容向“买卖商品”延伸,传统实物电商和生活服务电商两者间的界限正越来越模糊。

  两种电商模式都具备链接终端消费者的能力,在积累一定的消费数据后,也都具备反向改造行业供应链的能力。文章开头美团和华为的“合作”,可见一斑。

  过去,阿里等传统电商在实物电商领域所向披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进步,信息技术、数字化对产业链、供应链的改造也正进入深水区。

  阿里也逐步看清了美团带来的威胁,曾先后收购饿了么、盒马,推出本地服务平台口碑,并推动饿了么和口碑的整合。但面对美团的快速突破,阿里似乎进展缓慢。

  正因为生活服务电商和传统实物电商不断渗透进对方的边界,沉睡的雄狮阿里已完全苏醒,2019年至今,动作频频。

  2019年,阿里就开始多角度发力本地生活服务。

  从2019年3月起,阿里旗下的饿了么在全国范围内率先补贴,每月投入超过2个亿。

  DCCI报告显示,2019第一季度,美团外卖、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分别为 64.6%、33.9%。

  在大力补贴下,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二、三季度,饿了么市场份额增长了10%,2019年第3季度饿了么整体市场交易份额占比持续上涨至43.9%。

  2019年6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发出全员信,宣布对阿里巴巴做出新的组织调整,其中,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

  现在看来,盒马鲜生是阿里对线下超市完全重构的新零售业态,盒马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快速配送:门店附近3公里范围内,30分钟送货上门。

  盒马的线上线下联动模式,是不是和美团闪送似曾相识?

  2019年场外配资的数据底,阿里巴巴美ONE大会上,着重推介了淘宝打造的“良品铺子数字化改造”为例,在手淘页面,良品铺子的天猫旗舰店右下角有一个“附近门店”的入口,点进去是不是和美团的门店下单界面很相似

  进入2020年后,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下,一切都在加速在线化、数字化,阿里和美团的争夺更加白热化。

  1月26日至今,20万商户通过外卖急速上线入驻饿了么。

  2020年3月,支付宝全面接入本地生活服务,从金融支付平台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支付宝的新首页与功能,已经全面“复制”美团,涵盖了“吃喝玩乐”等各种生活服务。

  这次疫情,让阿里清楚意识到了线下服务业转型线上巨大场外配资的数据需求,背后是万亿市场和巨量的流量。

  入局本地生活,是阿里对服务电商领域的拓展,也是其在电商领域需要拿下的最后一块大商业版图。

  从2020出发,深度O2O、全面数字化将席卷我们的生活,而阿里对美团的围剿路线也越来越清晰。

  美团怎么让电商难受了?

  传统电商平台已经逐步改变了中国人的购物习惯,万亿淘宝逐渐让人们体会到“云逛街”的便利。

  美团的差异化崛起,正是打中了传统电商平台未解决的痛点――阿里们还不够靠近消费者。

  第一,美团的最大优势,是解决了电商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在物理距离上,当美团骑手链接起线下店铺,比任何传统电商卖家都离消费者更近,只需要下单-骑手到店取货-配送三个步骤。

  而传统电商平台完成交易,中间要经历下单、商家仓库出库、快递入仓分拨、运输、配送的程序,中间的过程相对漫长。

  第二,美团的履约效率更高。

  因为更靠近消费者,对于电商卖家来说,履约周期可能是1-14天,预售商品周期更长,但对于美团商家来说,履约时效只是半小时到几个小时的事情。

  如果能够有效地进行精细化推广,那么美团商家的资金周转效率也会更高。

  第三,美团的覆盖范围已经很广了。

  2020年3月30日,美团(美团点评)发布了其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其中披露,美团活跃商家数620万,并已拥有庞大的近399万人的外卖骑手军团,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到4.5亿,每个交易用户年均消费27.4笔。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不含港澳台地区,中国共有663个城市,其中直辖市4个,地级市293个,县级市366个。

  瓜妹做一个粗略的计算,先不说县级市,620万商家、399万骑手无差别地平均到297个城市(直辖市、地级市),平均一个城市2万个商家、1.3万骑手。

  是否有足够的想象力,涵盖生活服务中的绝大部分需求呢?

  第四,美团具有精细化社区数据的优势。

  由以上三点延伸出去,美团所积累的消费数据更精细化,更加靠近社区的具体需求。

  众所周知,美团成立初期曾向阿里中供铁军取经,组建自己的地推团队。一支强大的地推团队构建起美团对社区商业的触达网络。

  从流量的角度考虑,三线城市的高档小区和一线城市的城中村也许有一些不同的消费需求,如何获得精准的营销流量一直是线上商家的难题。

  阿里中心化的算法积累的数据是不断利用标签过滤筛选的,而标签很可能无法精细到社区这样的区域结构,也就无法精准地了解区域消费者的共性需求。

  而美团对于不同城市、不同区域的消费者可以做到更精准的细分,并从细分中再次找到共性需求。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把粗放的流量做精细不容易,把精细的流量整合成一个巨大的流量池也许要容易些。

  即便不谈平台数据,毫不夸张地说,一个社区什么生意好做,完全可以问问美团小哥或快递员,他们天天在送啥,占比多少,说不定就能发现商机。

  平台竞争离终点还很远

  当然,面对阿里的围堵,美团也有硬仗要打。

  4 月 10 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指责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已经超过了餐饮企业的承受极限,“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 26%”。

  这场争议以双方握手言和告一段落。4 月 19 日,美团和广东餐饮协会达成协议,将尊重餐饮商户自主选择各类平台,加大返佣比例。

  这场口水战的背后,实际是阿里入局本地生活后的公关战。

  不过,美团的佣金问题也由来已久,背后是其最明显的短板――利润问题,不如阿里“财大气粗”。

  在 4 月 13 日回应佣金争议时,美团将自己抽取佣金归结为:骑手成本等平台运营成本过高,佣金都用于这些成本支出上,美团并没有在外卖上赚到什么钱。

  图美团点评

  美团外卖作为一个规模生意,虽然已经做到了市场老大的位置,但它仍然不怎么赚钱。

  从2013年至今,美团连续亏损了五年,直到2019年二季度,才在经营层面扭亏。

  数据似乎可以证明,从2019年全年来看,2019 年,2019年实现营收975.3亿元,同比增长49.5%。其中,美团外卖收入 548 亿元,骑手成本为 410.4 亿元,占比约 75%,营收的大部分都被成本吞没了。

  也正因为此,佣金成为饿了么乃至阿里攻击美团的竞争工具。

  2019年,面对饿了么的补贴大战,美团曾以佣金为筹码要求商家签独家:商家一旦同时入驻饿了么外卖平台,佣金费率上浮3%到7%。

  当然,美团也在试图突围。

  解决平台收入问题的答案,是做“电商”和“物流”。在公司上市后,美团正坚定的朝着一家服务线下三公里场景的综合电商和物流服务商前进着。

  从全年收入来看,美团餐饮外卖业务,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和包括 B 端供应链解决方案、共享单车、网约车等新业务营收贡献分别约为 548 亿元、223 亿元、204 亿元。四季度营收中,上述三大业务板块分别贡献约为 110 亿元、46 亿元、42 亿元。

  图美团点评

  财报数据显示,外卖仍然是美团主要的营收来源和盈利贡献业务,不过新业务中的 B 端供应链解决方案在过去一年同样增长亮眼。加码 B 端供给侧也将成为美团业务的重心。

  B端供给侧是不是阿里的“腹地”呢?

  从美团外卖 App 页面展示也可以看出,其提供的服务早已不止是餐饮外卖

  从 2019 年下半年开始,美团开始逐渐引入彩妆、实体服饰门店。

  2020 年,美团上已经开始卖书和手机。合作对象包括海澜之家这样的直营门店,也包括实体门店代运点。

  从目前推进的状况来看,线下三公里范围一切实体商品,美团外卖大概率都会卖。

  前几天,瓜妹就在美团上斥资百元买了个U盘,40分钟送到,比在淘宝确实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4 月 14 日,美团外卖闪购产品负责人刘帅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直接表态,闪购团队要做“30 分钟万物到家的 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电商平台,目前美团外卖正在加紧扩展城市,现在只谈了几个城市,从技术角度,谈好后基本就都能做。”

  美团在“三公里服务圈”内具有领先的用户心智,毕竟占据第一大的市场份额,但面对阿里来势汹汹,硬仗还在后头。

  当然,对于电商、商业数字化而言,平台间的竞争也远没有到尘埃落定之时。

  在变化发生之时,有什么机会呢?这是道思考题。